金鐘.20141010 第9天了。
雨傘革命.場內.金鐘

金鐘.20141010 第9天了。

還記得他嗎? 第9天了。 是甚麼使我們卑微得把生命押上, 只為爭取一些我們本該擁有的基本權利? 這個非民選的政府, 你 憑 甚 麼 ? 「大家都要加油。」他說。 「也要小心,不要被撕裂。我們和別人討論,全因我們愛他們。不要爭論。」 好有力量的幾句說話。 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27139 Continue reading

金鐘.20141004
雨傘革命.場內.金鐘

金鐘.20141004

金鐘.20141004 最近很多社會上有地位的人走出來勸學生撤退。 「小心民意反彈」 「請注意安全」 「要知進退」 「沒有結果的」 「還有其他事等著你們去做」 不過,始終沒有人敢說一句 「你們爭取的 是錯的」 既然目標正確 為甚麼要我們放棄? 因為(覺得)看不見希望,所以就要放棄了? 那麼你們從前一直教我們的 「堅持」 「知其不可為而為之」 「擇善固執」 又是甚麼? 我們也為自己給別人帶來的麻煩感到抱歉和懊惱 但是我們沒有不堅持的資格 面對一個完全漠視民意的政府 堅持 是我們最大的力量 Continue reading

Abraham Maslow 於1943年提出人生需求層次的追求…
雨傘革命.場外

Abraham Maslow 於1943年提出人生需求層次的追求…

Abraham Maslow 於1943年提出人生需求層次的追求,並以金字塔形呈現,底部為基本低層次需要、頂部為更高追求的層面,而且層次先後次序愈近頂部愈模糊。但每個人對各個層面的需求都不同,如有人只求吃喝玩樂、有人追逐名利、有人以家庭健康為重。 當一個層次滿足到某個程度時(同樣因人而異),追求上一層的動機才會明確。 當把金字塔與支持及反對Umbrella Movement的朋友作出比較時,你會發現兩者論點趨兩極化: 支持的理據:民主、公平、道義、法理 反對的理據:民生、穩定、安全、經濟 一邊向上走、另一邊往下游。 當一邊解釋提委員組成不公平欠代表性時,另一邊會於四點收市時大呼HSI跌了三百點。大家追求不一致,要達成共識非常難。 既然難以得到反方支持,佔領一方只可減輕社會對低層需求影響方面入手。佔領為先天結構問題,必然會對低層需求造成影響;現在要繼續拉攏溫和中間人士認同此手法,故一定要將影響減至最低。繼續綠色佔領、支持小店、克制有序等等都可繼續減低影響及保持形象。 除了減少影響低層需求,從中層需求向上拉為另一方法。 愛與和平其實亦呼應此想法,用人性及情感去感染周圍;對以家庭及安全為先的群眾最為有必要。證明每事以安全為先(Evidence-based decision making, 不是每次有whstsapp傳言就要撤),減少因討論而產生言語間的磨擦。久而久之希望達至雖然不支持,但亦不反對就合格。(我們家的長輩就屬於此層) 最後就要鞏固最上層,繼續宣傳理念,向一知半解但支持行動的參與者解釋細節。大多參與的學生明白公民提名及真普選的概念,但到了談判時刻該叫什麼價、什麼價才有利,或者未能清楚了解。了解體制訂立的用意有助對理念的了解,同時避免講完數後不停鬧人賣港的可能。講價從來都時開高價再減,你只會接受原本叫價的話,是一種超浪漫主義的表現。 Maslow’s hierarchy of needs認為人應該一直向上追求,但每一層所給予人的滿足會因金字塔的位置而遞減。有些人會為生活在下層掙扎、有些人會被名利那層困住、最頂的一層,是價值觀為先的一層,往往需要一些動機才可以將人推上去(但其實好多佔領者皆非生活無憂的人,跟車、MK、工人與耆英都為Umbrella Revolution添上草根的味道。)話雖如此,我尊重開口HSI,埋口ADR的朋友,也會尊重埋怨我阻人返工、破壞安定的朋友,但以良知、廉恥作代價也去支持反佔領的人,我只可以說,朋友,請你三思是否值得以良知及廉恥作代價反對佔領。 最後,大家都先不要抱住要拗贏對方的決心,在雙方想法立場都不同時,任何辯證皆為口舌之爭;從對方思想心理上出發或許有更大勝算。 其實革命只要有計劃、肯堅持,總會有成功的可能。 「君子謀道不謀食。君子憂道不憂貧。」 先秦人文學說的美德,好像都因革命而在新中國被沖刷掉。 作者:Eric TTS (香港大學學生)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