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鐘.20141106
雨傘革命.場內.金鐘

金鐘.20141106

若非親身經歷,這樣的遭遇的確很難不令人懷疑有外國勢力支持我們。 11月4日晚上出了一個post說我們的圖不夠派,即日就有熱心網友pm我們說要幫我們印, 也有朋友來幫我們派,更有人自己印自己落區自己派。 照片中所見有6款圖共幾千張,有A3有A4,彩色黑白都有, 全 都 是 熱 心 市 民 印 來 的 ! 圖言團隊在營旁派著派著,不時有人把印好的圖送來,也有人加入一起派,其實我們很感動。 真正的香港人實在太美麗。 Continue reading

圖言團隊第一次「擺街站」3小時派完700個圖!
雨傘革命.場內.金鐘

圖言團隊第一次「擺街站」3小時派完700個圖!

金鐘.20141104 圖言團隊第一次「擺街站」3小時派完700個圖!!!!! 感謝大家支持 更感激大家的認同和讚賞 希望有到場取圖的朋友可多多與身邊人分享 或是幫我們宣傳宣傳,請朋友like我們的page 讓這些訊息愈傳愈廣 讓我們取回更多民意 而我們今晚亦收到不少意見 圖言一定會不斷改進 Continue reading

我最敬愛的爸爸媽媽
雨傘革命.場外

我最敬愛的爸爸媽媽

我最敬愛的爸爸媽媽: 這幾天讓您們擔憂了,對不起! 媽,您每次見我穿黑衣出門時總會輕輕的問一句:「上學嗎?」 我知道您被新聞畫面和您whatsapp群組內的訊息嚇倒了; 爸,每晚晚飯看新聞時您總是勉力地抑制著怒氣,淡淡地說一句:「大家都別再鬧事不就好了嗎?」 我知道您愛我,不想把戰場搬回家。 我知道您們愛我。我也愛您們,同時,我也愛香港。 我知道媽您心中覺得我很任性,不會體諒父母的心腸,常要您擔心得睡不著等我門;我知道爸您認為我不懂事,看不清形勢,也不自量力。不過爸爸媽媽,請您們原諒我,我已決定了為自己為下一代一直堅持做這些對的事。 這刻,我想您們原諒的,不是我的不羈放縱愛自由。我很感恩這廿幾年來您們把我捧在手心上愛護我,將一切最好的全都給我,我長這麼大,從沒一刻欠缺過甚麼。這朵溫室小花,其實真的不太需要自由;我也懷疑過自己根本不愛自由。 或許,我真的不需要自由,不過,我極度討厭不公義。 環顧今天的香港,令人憤慨的不公之事每天都在上演:政府的施政不再以民為本,而且對一般示威遊行不屑一顧、議會完全無法監察政府、政黨無法(甚至無意)反映市民訴求、中央一錘定音⋯⋯這個非民選的政府不須向市民負責,所以她根本不在乎我們的生活;她不尊重民意,政策只向權貴傾斜。我多久沒和媽您逛街了?當然,這一部分是因為我工作忙,但更大程度上是因為所有商場都一式一樣只有大型連鎖店,那倒不如在家網上購物好了。爸您退休後竟成了「電視精」,但您知道嗎,您本來不必因厭倦了只看一個電視台而天天上網看其他國家的節目,香港本來還有一家電視台,但最終不獲發牌。還有我,身為教師的您們的女兒,每天籠罩在推行國民教育的陰影下,時常籌算著如何才能保著自己的良心,不至成為為政府洗腦的機器。這一切的出現,都不是沒有原因的。這些都是制度暴力,是看不見,但卻最傷人的暴力。為甚我們的生活要變成這樣?香港人真的沒有選擇、沒有出路嗎? 自小您們就教導我要明辨是非,「是就說是,不是就說不是」;爸,您說的,很多事情「不是想不想的問題,是應不應該的問題」;媽,您曾叫我別多事,但您始終沒教我要怕事⋯⋯我知道,有些事,該做,就得去做。 爸、媽,我也希望您們相信我,我和所有參與運動的學生及市民一樣,我們沒有被煽動。請相信我們都是有思想、會明辨是非、懂分黑白對錯的獨立個體,而參加行動的市民中亦不乏醫生、律師、教授等專業人士,相信都有足夠智慧決定自己是否參與其中。參與運動的學生和市民都是自發加入的,我們都清楚明白運動的目的和後果,而且我們都認同這些理念,也甘願為此付上代價。 爸爸媽媽,您們看著我長大,您們知我怕事,我怕死,也怕痛。我從來沒想過要做「死士」,我也絕對不會主動去惹是生非,我只想很和平地為我城卑微地作出最後的掙扎、發出最後的哀鳴。當然,若政府要我們死,我們會逃,但不一定避得了。正如928當晚,政府要我吃幾枚催淚彈,我有跑,但我跑得不及政府快。不過爸爸媽媽,我會小心,我會照顧自己,在隊伍中的所有人都會照顧我。我可答應您們,我一定會安全——若政府不出手的話。 其實作女兒的沒可能不明白爸媽您們的憂慮,但我也希望您們會原諒我這因愛香港而生的任性。 親愛的爸爸媽媽,請您們放心,也請您們相信我。我愛香港,因為在這片土地上,有我最愛的您們。 常令您們擔心,但很想給您們一個美好的生活環境的女兒敬上 Continue reading